2010年11月30日 星期二

請關好自來貓龍頭




  當我已踏上壯遊,距離小謙在家樓下看到松鼠的兩天後,我收到了這樣的簡訊:「我不記得我有裝自來貓龍頭昨晚突然跑來小小貓一隻(虎斑again),在前陽台,大貓對抗小貓逃我被咬,好兇,目前大貓監視中。西班牙勝。」

  原來,當我在另一個城市睡下沒多久後,正在看世足的小謙忽然被一陣貓叫給吸引,他起身走到前陽台打開紗門,大貓衝過去狠狠和小貓打在一塊,小謙心想:「今天怎麼打的特別兇?」又繼續看了一下。「為什麼初九好像縮小了,我明明有把他餵大阿。」眼角瞥到一個熟悉的身型—―欸?我旁邊的不就是初九嗎!

  初九正和小謙一起看著兩隻貓打架,他轉頭驚問:「那你是誰?」此時,闖入的小虎斑一股做氣從前陽台、小謙腳邊竄去,直奔後陽台。初九嚇的躲起來,大貓忘了自己身軀的肥胖)腰一轉,直直追上。小虎斑就這樣一直賴在後陽台的洗衣機後方不肯離開,大貓也很有性子的坐在曬衣區盯著不放。

  因為是2010世足來的小貓,小謙把他命名為FIFA。我們沒人知道FIFA怎麼來的,小謙家在四樓,FIFA出現在陽台據判應該是從別人家陽臺跳來(總不會是「小朋友上樓梯」一樓一樓跳吧),可他又是怎麼爬到樓上、爬到別人家?從他極度怕生、攻擊性強來看,不像剛被領養回家,反而像流浪了一陣子。

  雖然小謙玩笑道:「花色重複了,不收。」但也打算讓他慢慢適應環境,一點一點親近,收留這可憐受驚的孩子。不過,FIFA顯然並沒有那個意思,他始終只待在後陽台,也不願意配合其他貓們用貓沙,一股腦的拉在洗衣機後方,等小謙去清的時候又惶恐的站在窗台上,讓人擔心他失足。即使餵過他很多次,他也依舊一臉驚恐的看著來人。

  小謙實在不願意這樣,不管是基於照顧、經濟負擔,也認為既然他這麼害怕,不如讓他回去原本的生活。FIFA被引導到前陽台,終於獲得他渴望的自由。

  ……不,他跳到隔壁去了,馬上打倒花器發出聲響。

  「現在他是隔壁的問題了。」小謙有點幸災樂禍。

  那幾天裡FIFA只有肚子餓的時候會跑到前陽台喵喵叫,但始終不跟人親近,始終一臉驚恐。

  最後,小謙下令禁止家人餵FIFA東西吃,一來是道義上說不過去(FIFA對他),二來是只要有食物他就不會好好獨立。

  或許是明白再也沒有食物,或許是找到自己的新生活,FIFA也就這樣消失了。我始終沒見到他,從小謙用手機拍下的照片來看,真的是隻隨時驚恐的貓咪啊。

  小謙在他離開後,嘆道:「初九的花色真的很美。」

  「不就是虎斑?」

  「不,他很勻稱,看過FIFA後我才發現初九的斑紋很美。」

  「嗯,大概是上天給他的補償,帥哥腦袋都比較空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不知為何,結論又回到「初九是傻貓」。














  • 留言者: 攸雨月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12-01 03:17:00
為什麼初九一開始很無辜地受驚之後…
在本篇文末躺著又莫名中槍 XD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8:08 PM)


這小傢伙前幾天不但伸爪抓我頭(好險有頭髮,只碰到一點頭皮),還抓傷我鼻子!最令人苦惱的就是他一點也不是故意的,是想找我玩,為了教育我還是意思意思打他兩下。無辜不解的表情當場又讓我好想抱緊他,為了教育我只能把頭撇開啊。小謙都說他是長腿腦空帥哥XDDDDD跟大貓比,他真的是修長身型,然而已有大叔鮪魚肚,在直直的長腿下更加明顯。(初九:怎麼越來越多槍?!)





  • 留言者: 攸雨月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12-02 14:01:00
「為了教育我還是意思意思..」
呃?什麼? 初九伸爪抓你是為了教育你還是意思意思(打招呼)?
糟糕欸,跟你一樣會把留言看得東倒西歪了啦 XD
整句看一遍才發現是你教育他,不是他教育你 XD
 
好險你在被"攻擊"之後仍保有理智,僅是"打"回去…
想當年(?)某yu小姐年少(?)不懂事,偶爾也會亂咬我
那年的那一天,我不曉得發什麼神經,就抓她的手咬回來(下口很輕就是了)
咬完就後悔了...
 
因為鹹~鹹~的.......................(不要問我為什麼!)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8:09 PM)


OHGOD!鹹鹹的......鹹鹹的......記得小芊(沒錯是這個芊)之前也做過,她咬回去了,她咬了那隻松鼠!!「咬起來感覺怎樣?」「一嘴毛。」至今我都謹記在生氣也不可以動口XDDDD我有想過抓回去,但我沒指甲,弄不好他以為我在幫他按摩= =初九不會咬人,通常是亂打人,有事沒事就偷打我的手,最近還很誇張不准我摸大貓(只有一次,但讓我很震驚,我跟大貓比他認識大貓久耶!)那個回覆阿,我後來也看錯了,還想說咦??我寫反了!!果然人睏什麼事都會發生。

2010年11月13日 星期六

精靈牽著我去旅行



校園夯話題/精靈牽著我去旅行

2010/11/13

【聯合報文/T.cat(東華大學)】

牠們不止是教科書上破壞森林的害鼠、不止是人類生活裡的過客。我相信,無論我們再怎樣在生物學中被分類,每一物種都值得被愛、被了解……


2006年的暑假,颱風帶來了森精靈,我養了一隻可愛的松鼠妹妹,取名為Spring2008年的春天,Spring生病了,開始自殘,連醫生也找不出理由。2010年,我計畫為期一個月的定點旅行,想帶著「她」一起找回最初的快樂。然而,Spring卻在行前突然離開,自己去了世界另一端旅行。

青年壯遊台灣
尋找松鼠之旅

設計好的企畫在Spring離開後的一周通過「第二屆青輔會青年壯遊台灣——尋找自己的感動地圖」初選,在半個月後確定執行。帶著思念,我著手打點旅行中的一切,為自己設計了一趟環島壯遊,走訪台灣各地有松鼠出現的地方,觀察都市人群與牠們的互動、牠們自己在活動中展現的情感、習性。

我想要用「心」的角度讓大家看見「新」的形象,牠們不止是教科書上破壞森林的害鼠、不止是人類生活裡的過客。我相信,無論我們再怎樣在生物學中被分類,每一物種都值得被愛、被了解。

七月,我一個人帶著寂寞出發,讓夏天的豔陽驅除感傷,體驗這場肯定與否定交錯的旅途。

自高中人際關係受挫以來,我極少主動和人熱絡互動,把更多的時間交託給路上相遇的貓貓狗狗。這次硬著頭皮與陌生朋友攀談,才發現原來「善意可以不為了什麼」。短短五分鐘的談話後,對方認真找上了我的部落格給予鼓勵;過去與現在認識的網友們不時溫暖回應,支持我做下去;甚至還有阿伯跑回家拿了薄荷油,體貼在樹叢中被蚊子襲擊的我。

就是樹上的松鼠好像也都能夠明白我的無害,在攝影中與我互動,彼此輪流偷看與被偷看。在清華大學遇見三隻玩在一塊的松鼠,牠們乾脆就派出一隻到樹下來,把我看仔細點。

把旅行做成一份紀錄
編排成自己第一本書

和松鼠相處的時候,是我最少回憶起過去的時候,悲傷是在體力用盡的夜晚才來淹沒我。我懷疑這一切並不能夠使我好一點點,或者使牠們的處境好一點點。我從未如此哀戚,因為我從未如此深切的愛過。我帶著太多疑問看著曾經溫暖的身軀被土壤覆蓋,陽光透過雲層靜靜照亮安眠之地。那裡會長出一棵Spring最喜歡的樹,我們的相遇是對是錯?

八月,我把旅行做成一份紀錄,編排成自己第一本書,一邊回憶旅行中的點滴,一邊感受自己的成長。開始著手畫畫,曾經感到吃力的事,原來也有另一種樂趣。我也開始種植物,感受另一種生命呼吸的方式,想起蔣勳說:「一片葉子有那樣的美,是經過了無數苦難……

九月,我解除結案期限的壓力,安安靜靜的沉澱自己。這是和過去不一樣的孤單,是我「選擇」了這樣的生活方式,讓自己重新體驗「一個人的空間」,並不等同「一個人的被捨棄」。

我想告訴Spring:「雖然妳不在身邊,但是妳教會我的事情我不可以忘記。雖然妳不在身邊,但是妳的愛不會被懷疑。雖然妳不在身邊,雖然我一想起妳就要掉眼淚,但當我手裡握住那顆妳咬開的核桃,我會勇敢的闖過從前我造給自己的硬牆。Spring,我想說,愛從來就不是萬能,然而或許是唯一會留下的東西。」

2010/11/13 聯合報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