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3月15日 星期一

新來的初九


(新來的小虎斑貓有黑色的肉球)



  初九,是家裡新來的成員。顧名思義,他在正月初九時被帶回家。那時小謙正準備去吃公司尾牙,停車聽見喵喵叫,卻怎樣都找不到。等上菜時,決定再去碰碰運氣,就讓他給抱回來了。

  起初以為是個小女孩,抱去給獸醫看才知道是個小男生。小謙直呼好在大貓咪已經結紮,不然一路錯下去就得抱一窩又一窩貓咪。初九大約三個禮拜大,身型剛好可以睡滿小謙的手掌,因為年紀還小相當黏人。他不但把小謙當媽媽看,跟前跟後,對於大貓咪(她其實有名字,從MOMO到阿肥,最後還是叫她貓咪)也是「黏性十足」,不是跟在後頭想抓她的尾巴,就是鑽進下腹討奶喝。



(大貓現在樣樣是初九的榜樣)



  大貓咪的個性沒有話說,從以前就對Spring很好,現在對這個外來者也不吃醋,不但很大方的讓小貓咪先吃飯,在小貓咪把她奶頭都咬破皮時毫不在意的繼續幫他舔身體。大概就是慈母出敗兒,相較大貓咪小的時候,小貓咪實在很不會清理自己。





(從大腿上下來的初九,擠在我和小謙之間)


  初九剛看到我的時候有點害怕,但很快就和我混熟了。明明沒怎麼理他,他就在我吃飯時跑到腿上安安穩穩的睡了。誠如小謙所言,他非常會自己和人身體的一部分互動,互動完就賴在那。

  看著初九稚嫩的臉龐,我內心有一種淡淡的哀傷。看著他帶著新生的氣息,就讓我想起已經離開的Spring――緣起緣滅,方生方死。初九的出現對我而言,完全表露了「緣」的玄之又玄。小謙很早以前就想要為大貓咪找一個伴,他不忍心看大貓咪獨自遊戲的樣子。然而,總是會發生一些狀況把事情往後拖延。一向很容易撿到小貓的我們,那一段時間竟毫無「收穫」。正當這麼想時,小黑貓布萊克就出現在小謙家的樓梯間。在付出體力和手掌被狠咬一口後,他跟著他回家。

  幾天以後,在大貓的幫助下,小布離開了家,再也沒有回來過。

  小布的眼神,至始至終都沒有真正融化過。他只比初九大一點,眼神卻似乎比大貓還要滄桑(基本上,大貓也沒什麼好滄桑)。他對我們沒有產生額外的感情,但他也瞭解我們對他的友善。最後,他選擇繼續一隻貓的生活。大貓未曾把他當作一份子,不曾幫他清理過身子。在看過小布之後,初九這樣正常小貓的自然反應,反而使我格外有感觸。

  物與物間的情感往返,又豈是一句「緣起緣滅,方生方死」能夠道盡的呢?



  

  (洗過澡後,媽媽帶著小孩進入夢鄉)

T.cat

99.03.15



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