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2月21日 星期二

我將離別的Yuki




聽說Yuki的新主人明天就會來接她了,我覺得非常非常不捨......雖然小謙說過,如果我真的想可以帶回去,但我知道我還沒能力給她幸福,那份捨不得的情感有一部分是出於投射。
昨晚和小謙通電話,覺得自己很好笑,回家前還再三說:「我覺得Yuki一定會討厭我啦,想就知道不合。」沒想到短短的相處,我竟能夠讓Yuki獲得真正滿足,安心在我後面的椅子上打盹,而不是一直想要衝到懷裡,連小謙都不得不佩服。
Yuki實在太特別了,她的眼神和我見過的貓都不一樣,她用街貓看人的眼光對同類,用對待同類的眼光看待我們。這不是說Yuki自以為人類,而是她眼神那麼溫柔,溫柔的令我無法忘記。寫到這,想到分開,我有點濕了眼眶。
Yuki不管在怎樣的對峙,只要眼神一和我接觸,馬上就變了,有著濃厚情感。她總可以馬上放下手邊的事,專心沉浸在你給的愛憐眼光中。身體雖然還躲著大貓、窩在狹窄的空間裡,卻因為我不停的攝影而滿足的「呼嚕」。一貫和貓們玩的「壓扁扁抱抱」,大貓和初九都曉得要煞有其事的大喊喵,她卻是軟的在懷裡持續呼嚕,完全不會想要掙脫想要大聲喵。
這麼寫,不是Yuki太狗化,她依然是隻道地的貓,只是反應特別不同。
其實,我心裡曉得,Yuki有Yuki的特殊,大貓也有大貓的特別,初九也是。這都是無法衡量的。













  • 留言者: 攸雨月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12-21 16:57:00
『留下來....或我跟你走』
然後妳就跟yuki一起搭上新主人的車子離開了…(小謙淚目)
 
 
yuli~
離開後,要過得比在小謙家更幸福哦!
如果被退回來,我就要聳恿貓貓把妳留下來,再也不讓妳走XD
 
然後~
我很樂意支付每個月的罐頭和零嘴XD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8:12 PM)


小謙淚目XDDDDDD天阿我好想看!而且新主人有女朋友,他們還一起來帶YUKI回家,我好想看看他們的表情(領貓送人類?)我也一直跟小謙說你千萬要跟新主人說,如果YUKI有任何問題,包含屁股太臭(喂)都可以退貨,我絕對絕對收。





  • 留言者: 攸雨月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12-21 17:00:00
此則為私密回應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8:12 PM)


壞掉的彈簧拚命彈跳,這個比喻太生動了!就是這樣讓我有一點點怕狗,與其說是怕,不如說是沒有掌握相處的訣竅。但偶爾也會期待一開門被家裡的大狗撲倒(現在開門都是兩隻貓用"阿回來了"平淡態度,偶爾初九還會露出我打擾他跟大貓的表情= =)貓貓的磨蹭磨蹭會磨蹭磨蹭到我心坎裡去,什麼都依妳,阿想到就幸福的臉紅。不過通常等我也這麼熱情,很少有貓可以承受......「給不了幸福的對象,就給予最真誠的祝福!」我也是抱著這樣的想法,重新看了一次影片,除了又被她一瞬間溫柔的眼神俘虜,也看見她跟大貓的不合。我只是偶爾出現的人,希望這個主人能陪她一輩子。





  • 留言者: 攸雨月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12-21 17:01:00
= =我突然發現Yuki打成yuli了
 
為什麼我的錯字總在覆水難收才發現呀囧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8:12 PM)


如果你把YULI送走,我的下巴會掉到地球核心......這一段千萬不要給YULI看到XD

2010年12月19日 星期日

三隻貓家庭生活


(大貓想要從上方攻擊呢)



  心想著就快看到貓們,我在車廂內以心奔跑協助火車速度。拿著小謙給的鑰匙,先在門口傾聽一下,喜孜孜的轉動鎖孔,客廳卻空空無貓!小坪數容納三隻貓,不是應如Do Re Mi那樣排列嗎?在開門的一剎那把頭轉向陽台,大眼睛以貓的謹慎望來。一邊脫去長靴,一邊注意到電視機露出小小貓頭--大雪以湯姆克魯斯的小公主之姿向我走來。我驚訝她遠比小謙拍的照片瘦小許多,但仍故作冷淡的打招呼,並向內尋找另外兩隻貓。

  廁所外的洗衣藍探出亮晶晶的光輝,是初九以一貫隨時處於受驚的大圓眼盯著我……說真的,如果不是那雙不夠聰慧的大眼,我幾乎認不出他就是初九。才一個月沒見,怎麼會胖的像過了兩三年冬?!我當下真的愣住也真的受到驚嚇。到底是怎麼會這麼胖?

  貓娘先前看過初九的照片,以為他是母貓,因為母貓的頭都比較小。我很尷尬的告訴她:「嗯……那是因為他總把自己吃到很飽,肚子大到讓頭顯得小。」現在初九是貨真價實的公貓了,他頭跟身體都圓的不能再圓,每當四隻內縮成球狀,就好像為了應景把自己變成雪人。到底是為甚麼變這麼胖?

  小謙說:「以前還可以說是長腿帥哥,他的腿就快要被肚子蓋住了。」我們都不贊成讓動物們過胖,這樣有害健康。某些人養的動物會胖到影響腳的支撐,我很擔心初九變成那樣。有一陣子,我以為他已經改善小貓時期的暴飲暴食,看來還有待加強。貓不適合被遛,我在想到時就去追逐他一下,加減運動。

  嗯,二缺一,領頭的大貓,我心愛的大花貓上哪去了?見不到她,我和被謙娘稱作Yuki(日文)的大雪熟悉一下。她完全不是想像中那樣討人厭、愛撒嬌的狐狸精,如果想像她如何被主人拋棄,以致要這樣無時無刻黏著人才感到安心,只要陪伴就能呼嚕,我簡直要為她的身世掉眼淚。Yuki像小狗般一喊就來,又像勞倫滋筆下初生的雁鴨,盡可能跟在主人身邊。她著急的腳步、雙眼隨時注意我的動向,只要坐著她就能契而不捨一再跳到我們的腿上,卡在我們的懷抱裡。即便小謙正在寫字,她也能咬咬筆桿,跳到桌上,只為了尋求一點注目。當我用電腦時,若能空出一隻手給她,她便能不停的用全身摩擦、頂起那隻手,幸福到窩在鄰近的椅子上睡著。但,我一離開她也不會逗留。就是洗碗這麼無趣的工作,她也願意守在一旁。

  不過,當我把眼神從左下移到客廳方向,馬上便看見大貓用「原來妳是這樣的人,叛徒!」看著我。陪陪笑臉,怕讓大貓感覺失寵,對Yuki更加不利。對了,我還沒說大貓究竟藏在哪--她和初九待在同個洗衣籃裡,被初九肥胖的身軀完全蓋住。我開始佩服洗衣藍如聚寶盆的空間性,也懷疑大貓不會呼吸不到空氣嗎。

  大貓和Yuki的感情完全沒有進步,她隨心情把Yuki逼到角落,Yuki瘦小的身子躲在縫隙間,發出冷氣運轉般小而低沉的聲音反抗。大貓能守她到開心為止,期間只有小謙勸的動。大貓擅於出其不意的揮Yuki巴掌,速度快的我們不知道打到沒,也不能確定那一聲「哈」的脅迫來自哪方。Yuki多數時候都以如機械低沉的聲音反抗大貓,不仔細聽很容易以為來自外在環境,但要是你在那時撫摸她,她仍會回以「呼嚕」。

  小謙說因為Yuki總是不願意擺出服從的姿態,才會導致大貓每晚都教訓她。我在小謙不在家的時候觀察,哪裡只有晚上……

  大貓又把Yuki給逼到小謙的床頭櫃下了,Yuki發出低沉的喉音,大貓只是守著,雖然中線明顯豎立,但尾巴沒有澎。我懷疑她也不是真的那麼想教訓她,只是為了某種找碴或必要建立地位而執行。說起來,她也對初九太好了,跟初九老是讓她帶傷相比,大貓是否只對小狼狗有興趣?我們這麼打趣著。

  初九就像少不經事的孩子,明明是對峙時刻,眼見一觸即發,他還晃著低垂的小腹徐徐走來,卡在兩貓間,像賣香腸的推著推車進入那已成形的磁場,鼻子貼向大貓輕輕的喵了聲。大貓原本不想理,後來實在忍不住了,頭用力一撇不想理會他。

  這樣的情形還不只一次,初九如果不是體貼的用笨拙的辦法化解心結,就是真傻的學不會看臉色。



  「要不要來根香腸?」

  「……

  「要不要來根香腸?」

  「……好。」

  「要不要蒜頭?」

  「……

  「蒜頭要不要切?」

  「@$%^*&

  貓姊為他們編排了這樣的對話。



  我本來覺得初九肯定是後者,但某天初九又在「唱情歌」影響我睡眠時,我難得兇狠道:「初九,閉嘴!」我一向很體諒動物們的生理運作,也很討厭用閉嘴這個詞。說完後我心裡稍稍有點難過,卻驚訝發現初九真的停了好一會,那一會足以讓我再朦朧踏進夢鄉門檻。原來你還知道自己的名字嘛……或至少分得出憤怒語氣。

  說起初九,雖然老是讓他「躺著也中槍」,但我越來越喜歡他。有時候,我發現他好像為了兼顧大貓與Yuki,選擇在大貓看不到的時候試著和Yuki發展關係。他試著用他的辦法,故作不經意靠近Yuki身邊,表面上仍理著自己的毛,卻也展現出無害的友善。他也會換過去貼著大貓喊一聲喵,沒有忘本。甚至,我看見他輕舔了Yuki兩下,但在Yuki回望的時候假裝沒這回事。而我認為這樣的友好,和初九正在唱情歌也許有那麼一點關係,但更多是出於溫柔的心。只是,同樣處在「易於戀愛狀態」下的Yuki,即便對初九有一點好奇,只要有人在身邊還是只將心繫在我們身上。如同小謙所觀察:「初九帶回家時已經開始有點怕人,但Yuki卻是信任人類遠過自己的同類。」

  現在,Yuki已經找到主人了,最快這裡拜就要離開家。我有一點不捨,畢竟這樣的緣分得來不易……其實,每段緣份對我來說都是得來不易。但我曉得小謙說的對,我們無力負擔這麼多貓們,更重要的是,Yuki親人的個性不僅令人放心,也會更適合當新主人唯一的貓。那是小謙熟識的同事,也有照顧貓的經驗,我該為Yuki慶幸,也希望這會是她最後一次流浪。

  這結尾好像有點淡淡的哀傷……說起「蛋蛋的哀傷」是初九就快面對的,謙娘和小謙決定在手術後改叫他「九公公」,我覺得非常悲傷啊,但同時也拉起了嘴角。貓姊很好心提議:結紮會使貓更胖,應立即減肥。初九真的該減肥,他甚至躲不進他一貫閃避我的位置(如同孩提時,他的逃跑路線依然一成不變),任由我在「胡同」推揉他,好像果凍那樣晃動。









(影片中的喵都是初九叫的)






(第二次探頭也是初九)













  • 留言者: 攸雨月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12-19 16:00:00
真好!小謙找主人的速度真是一流的
("幫貓"找主人....)
亞馬森最近有隻貓讓我愛不釋手…跟小雪是另一類型的ㄋㄞ
喚她名字她只會看妳,不會主動黏妳
但當妳伸手靠近,她會一臉「隨你怎麼摸,我都覺得很幸福也很舒服」的表情
瞇眼、整顆頭靠著妳
讓不能養貓的我心好癢啊....真想當下對她說「Do you marry me??」
喔我是說「你願意跟我回家嗎 +___+"」
 
如果小謙有朋友正渴望著這類型的貓~~不夠奶但隨時歡迎你的疼愛~(太奶人好像變得跟狗沒兩樣了XD)生過baby個性很穩定~僅四肢穿著虎斑手套與長襪,身上是介於咖啡與灰中間色的皮草就拜託達人小謙引薦一下了
畢竟,雖然在亞馬森的浪貓也是過得爽歪歪
免費看病吃飯還有罐頭跟暖氣= =
但我還是希望個性這麼好的姑娘,能找到獨一無二只屬於她的愛!
 
 
 
 
 
 
欸,然後不想承認
我本來打成「Do you "merry" me」
你願意取悅我嗎.........
啊啊啊啊啊啊......我真的不是個那麼下流的人啊!!!!!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8:11 PM)


我懂我懂,養大雪其實只要非常省吃撿用就可以,但還是希望找到獨一無二只屬於她的愛。聽到這樣的形容:「僅四肢穿著虎斑手套與長襪,身上是介於咖啡與灰中間色的皮草」一般人很難不心動啊!不過「生過baby個性很穩定」就要有緣人了,大家都愛小貓,要成熟才會知道老貓的好(攤手)這次的主人是他認識很久的同事,他也堅持只給熟人認養,剛好這位同事日前表示貓咪跳樓(不是找死的那種,是從陽台跑走),就處於失蹤的生死不明(聽起來有點可怕),但初九也幹過這種事(真是防不慎防),好在當天就找回來。總之,我會讓他盡力覓尋真命天子的,那個天子絕對不會是個「你願意取悅我嗎」這麼糟糕的人XDDDDDDDD

2010年12月9日 星期四

好啦,又是誰不關自來貓龍頭





12/6晚上11點左右,小謙忽然打電話給我,口氣急躁:「真的要有人把貓龍頭關好!」他說的很快,我隔了幾秒才反應過來,哈哈回道:「又有貓跑來喔?」他哭笑不得:「我一停好車就有一隻貓跑出來:『喵~』撲到我腿上。」這是演哪齣?有沒有這麼ㄋㄞ啊。
  一邊通電話,他一邊抱著貓走上樓。我在電話那頭竊笑,想知道等等大貓跟小貓的反應。喔,不,現在小貓的位置得讓給新貓,初九是中貓了。小謙說新貓的大小跟大貓剛來家中差不多。然而,新貓還沒來的及討好家中另外兩位,就先給我扣了分——她是個輕易「呼嚕」的傢伙,一路上在我的」小謙懷裡呼嚕個不停,太作弊了!

  新貓讓小謙抱進房裡,大貓和初九也跟來。大貓的反應很激烈,冷眼瞪著新貓,整身毛澎起來,尾巴是以往沒有的粗壯,中線也明顯豎立起來。(大貓只要情緒亢奮,原本身上分線不明顯的毛就會變成像劍龍一樣的中線。)

  但新貓面對大貓的威嚇全然沒有反應,在小謙的房裡就像自己家一樣倒在他椅前,閒適自在的看著大貓。她們彼此互瞪,小謙在一旁事不關己的觀戰,他相信這種事情要交給貓咪們自己處理。

  果然,要不了幾分鐘,新貓漸漸在大貓的雙眼下縮小了身子。那,我們的初九呢?

  嗯……他躲在大貓的身後做出隨時準備逃走的觀戰姿。小謙很壞心的把初九往前推,他卻像是要他命的拼命往後縮,只差沒把爪子卡進瓷磚裡。

  小謙笑罵了一句粗話,對著已經開始會想討老婆的初九說:「留著也沒有,把你閹掉。」話說回來,雖然初九開始會「唱情歌」,但他常常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叫,總是走到家中每個人的身邊叫一兩聲又離開。有次小謙問他叫什麼,他忽然停下,看看左右,似乎想不起來、不知道,這才安靜的離開。

  大貓相當不滿意初九膽小的反應,她用右手打了初九的頭,還伴隨一聲貓語。動作和語氣讓小謙覺得自己聽見了:「你這沒用的男人!」初九一臉躺著也中槍的無辜,默默吃下這一記。








  我向小謙討照片,他把新貓給抱起,拍了一兩張看不大清楚的。

「沒辦法啊,她一直動。我發現她很親人耶,在我身上走來走去。」

從花色來看,帶有香檳金的線條,說不出來是臭臉還是太ㄋㄞ的表情,我直覺她不是「那麼的米克斯」,而且八成在發情。

「對,摸起來毛特別軟,有一點扁臉,可能混到波斯吧。」

啊,波斯臭臉貓。要取什麼名字?

「我沒打算養下來欸,感覺是別人家搞丟的。如果她們十二點的時候還沒合好,我打算把她放回去。今天不是太冷,明天還沒有人帶走再說。」

……這樣真的好嗎?

十二點到了,小謙下去放貓,隔了一會又打給我。

「她就像魔獸世界獵人的寵物,你走她就走,你不走她就在你左右繞,如果你走很快她就停下來哀傷的喵喵叫。」

天啊,為何我越來越覺得她一出場就有狐狸精的架式。我站大貓這邊。

「所以……我又把她帶回來了。」

小謙把新貓放到前陽台,她順勢躲進鞋櫃閃避大貓的攻擊和威嚇。

  「好啦好啦,不氣喔不氣喔。」他又拿出哄女朋友的口吻對大貓說話,偏偏大貓吃他這套。

  雖然是隻小狐狸,但為了表示大器,睡前我還是叮嚀小謙要準備好貓食和布給新貓,並且看看她的狀況。

  「她很好啊,還是在鞋櫃裡,我手一伸進去就蹭著呼嚕。」

  ……誰家掉的快點給我領回。

  到今天九號了,新貓的主人還是沒有出現,小謙雖然說希望讓熟人認養、喜歡不理自己的貓,但對於新貓的黏人也很樂在其中。當我查出新貓來家中是初一,隔天是大雪,他爽快的以大雪為她命名。有了名字,還離的了家嗎?

  最令我們訝異的是初九也開始接納新夥伴,還頗有兄長風範的表演怎麼穿過貓門,在大雪盯著貓門好奇眼神中,漂亮穿過倒在地上看著大雪(得意什麼,你也只擅長這個= =)。從大雪的表情來看,她是沒有搞懂。

  而最令我們害怕的是初九和大雪的年紀剛好可以配對,我們承受不住貓咪一窩又一窩,他們看起來絕對不會好好帶孩子,最後一定變成大貓的事,我可捨不得她又照顧到自己生病。幸虧,大雪對初九沒興趣,只愛貼著小謙,連他起床上廁所都要蹭一下。







  但小謙還是有情有義、不忘糟糠妻的,他總一手抱起跟進臥房的大雪說:「小貓出去喔。」向外一拋,轉身打開連到後陽台的窗戶:「老貓進來喔。」讓大貓與他同眠。
















  • 留言者: 漢娜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12-10 02:44:00
我家這邊流浪貓也很多~聽到他們喵喵叫覺得好可愛~但是我家人不喜歡貓~喜歡狗...連兔猴魚鳥鼠都養過了卻從沒養過貓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8:10 PM)


猴子...!!!我最近發現養過猴子的人出乎預料的多,不是真的多,但也不像我想的那麼少。以前外公家也有養過,林貓也有養過,實在是太妙了。其實小謙媽媽也是喜歡狗狗多過貓,不過家裡的貓還是一直增加就是了XD





  • 留言者: 攸雨月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12-10 06:59:00
=口=小謙有沒有幫貓咪清理一下…
不要把外面的細菌/跳蚤帶給家裡兩隻才好哩…
 
可是我也好想被貓ㄋㄞ噢  XD.........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8:10 PM)


不,他沒有,還跟媽媽一起嫌大雪屁股臭......我也擔心她把跳蚤帶來,但關起來又很可憐,天氣太冷他說過一天要洗澡。希望不要跟初九一樣讓大貓給病了,好在大家都沒有很喜歡她(喂、喂)





  • 留言者: 攸雨月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12-13 08:51:00
狐狸精當然有狐臭啊(誤)
 
小謙不顧大妾(貓)也要顧妻吧(喂)
妳不是也很容易過敏~?至少請小謙拿溼紙巾幫新來的小妞整個擦一遍吧~~
尤其是嘴巴、手掌、腳掌跟屁屁...............
 
再可愛的孩子,只要想到他在外面可能咬過的、摸過的、踩過的東西跟坐過的地方
我就可以◢▆▅▄▃崩╰(〒皿〒)╯潰▃▄▅▇◣了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8:10 PM)


因為大雪真的太臭了(喂)昨天剛剛洗了,趁著天氣剛好暖一點。是三隻裡洗澡最不乖的,但還過的去。聽說現在又香又軟,摸起來像兔毛......怎麼辦我只有鋼絲頭可以去角質來相比Q_Q「再可愛的孩子,只要想到他在外面可能咬過的、摸過的、踩過的東西跟坐過的地方」初九就是最好的例子!!!他很不愛乾淨,都有勞大貓舔,偏偏他很愛睡在枕頭上,我每次都要驅趕他= =

2010年12月3日 星期五

一抹紅松鼠





  11/18上詩經課時,許又方老師提到他在歐洲的經驗。我已經不記得為什麼會說到這個話題,然而那故事卻讓我印象深刻。


 


  那年,歐洲下大雪,老師發燒躺在床上沒有一點力氣,隱約覺得窗戶也飄進了雪,卻怎樣都沒辦法下床關上。他躺在床上,意識模糊間感到有個濕濕的東西舔著他臉頰。勉強撐開眼皮,是一隻紅松鼠。


  那隻松鼠老師認識,他常常會分東西給他吃,給一顆的時候他就當場吃掉,手中有一袋的時候他就會拿了先去埋,再過來要一顆。老師說,松鼠對森林是好的,松鼠將果實埋在土裡,埋了很多他也吃不了,最後那些果實就長成樹。


  多虧了那隻松鼠把老師舔醒,他睜眼才發現雪有手掌一半大,室內更已積了雪,他只能硬撐起身子,慢慢走去把窗戶給關上,回來倒在床上又迷迷糊糊睡去。


  隔天,老師醒來幫那隻松鼠拍照,說他是他的救命恩人。


 


  Spring,我因此寫了信給老師,老師回信:


  「我相信你的松鼠目前正像星空中的某顆星般在守護著你, 用一點想像力,抬頭就能看到她。


  今早我出去溜狗,抬頭看到天狼星,它忽地眨了一下眼,彷彿有個美麗的消息傳遞了出來,心情頓時開朗不少。


  祝福你


  Spring妳們一族常常當人家的救命恩人呢。遙遠國度的紅松鼠在不經意間埋下果實,多年以後在我心裡發芽、開花。Spring妳會在天空對我眨眨眼嗎?請把妳的溫度像紅松鼠一樣埋在誰的心裡吧。


 











  • 留言者: 攸雨月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12-13 08:48:00
所以.....
我實在不應該一直取笑冰原歷險記裡面那隻松鼠耶!
說不定後來處處茂密的森林
就是拖傻氣(?)的松鼠們處處存糧(?)才種出來的XD
 
(結果我還是笑人家傻啊XD)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8:09 PM)


......我也是,沒辦法不把傻這個字和他們劃清界限,我想他們也不會介意的(喂)之前你給我看的那個笑話阿:狗:這個人對我這麼好,他一定是我的神!貓:這個人對我這麼好,我一定是他的神!小謙自己給人家加了後半:松鼠:好人這個對我,神一定是我的他!(完全沒有組織)簡直是對松鼠的污名化阿!!!





  • 留言者: 攸雨月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12-17 03:42:00
此則為私密回應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8:10 PM)


此則為私密回覆

2010年11月30日 星期二

請關好自來貓龍頭




  當我已踏上壯遊,距離小謙在家樓下看到松鼠的兩天後,我收到了這樣的簡訊:「我不記得我有裝自來貓龍頭昨晚突然跑來小小貓一隻(虎斑again),在前陽台,大貓對抗小貓逃我被咬,好兇,目前大貓監視中。西班牙勝。」

  原來,當我在另一個城市睡下沒多久後,正在看世足的小謙忽然被一陣貓叫給吸引,他起身走到前陽台打開紗門,大貓衝過去狠狠和小貓打在一塊,小謙心想:「今天怎麼打的特別兇?」又繼續看了一下。「為什麼初九好像縮小了,我明明有把他餵大阿。」眼角瞥到一個熟悉的身型—―欸?我旁邊的不就是初九嗎!

  初九正和小謙一起看著兩隻貓打架,他轉頭驚問:「那你是誰?」此時,闖入的小虎斑一股做氣從前陽台、小謙腳邊竄去,直奔後陽台。初九嚇的躲起來,大貓忘了自己身軀的肥胖)腰一轉,直直追上。小虎斑就這樣一直賴在後陽台的洗衣機後方不肯離開,大貓也很有性子的坐在曬衣區盯著不放。

  因為是2010世足來的小貓,小謙把他命名為FIFA。我們沒人知道FIFA怎麼來的,小謙家在四樓,FIFA出現在陽台據判應該是從別人家陽臺跳來(總不會是「小朋友上樓梯」一樓一樓跳吧),可他又是怎麼爬到樓上、爬到別人家?從他極度怕生、攻擊性強來看,不像剛被領養回家,反而像流浪了一陣子。

  雖然小謙玩笑道:「花色重複了,不收。」但也打算讓他慢慢適應環境,一點一點親近,收留這可憐受驚的孩子。不過,FIFA顯然並沒有那個意思,他始終只待在後陽台,也不願意配合其他貓們用貓沙,一股腦的拉在洗衣機後方,等小謙去清的時候又惶恐的站在窗台上,讓人擔心他失足。即使餵過他很多次,他也依舊一臉驚恐的看著來人。

  小謙實在不願意這樣,不管是基於照顧、經濟負擔,也認為既然他這麼害怕,不如讓他回去原本的生活。FIFA被引導到前陽台,終於獲得他渴望的自由。

  ……不,他跳到隔壁去了,馬上打倒花器發出聲響。

  「現在他是隔壁的問題了。」小謙有點幸災樂禍。

  那幾天裡FIFA只有肚子餓的時候會跑到前陽台喵喵叫,但始終不跟人親近,始終一臉驚恐。

  最後,小謙下令禁止家人餵FIFA東西吃,一來是道義上說不過去(FIFA對他),二來是只要有食物他就不會好好獨立。

  或許是明白再也沒有食物,或許是找到自己的新生活,FIFA也就這樣消失了。我始終沒見到他,從小謙用手機拍下的照片來看,真的是隻隨時驚恐的貓咪啊。

  小謙在他離開後,嘆道:「初九的花色真的很美。」

  「不就是虎斑?」

  「不,他很勻稱,看過FIFA後我才發現初九的斑紋很美。」

  「嗯,大概是上天給他的補償,帥哥腦袋都比較空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不知為何,結論又回到「初九是傻貓」。














  • 留言者: 攸雨月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12-01 03:17:00
為什麼初九一開始很無辜地受驚之後…
在本篇文末躺著又莫名中槍 XD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8:08 PM)


這小傢伙前幾天不但伸爪抓我頭(好險有頭髮,只碰到一點頭皮),還抓傷我鼻子!最令人苦惱的就是他一點也不是故意的,是想找我玩,為了教育我還是意思意思打他兩下。無辜不解的表情當場又讓我好想抱緊他,為了教育我只能把頭撇開啊。小謙都說他是長腿腦空帥哥XDDDDD跟大貓比,他真的是修長身型,然而已有大叔鮪魚肚,在直直的長腿下更加明顯。(初九:怎麼越來越多槍?!)





  • 留言者: 攸雨月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12-02 14:01:00
「為了教育我還是意思意思..」
呃?什麼? 初九伸爪抓你是為了教育你還是意思意思(打招呼)?
糟糕欸,跟你一樣會把留言看得東倒西歪了啦 XD
整句看一遍才發現是你教育他,不是他教育你 XD
 
好險你在被"攻擊"之後仍保有理智,僅是"打"回去…
想當年(?)某yu小姐年少(?)不懂事,偶爾也會亂咬我
那年的那一天,我不曉得發什麼神經,就抓她的手咬回來(下口很輕就是了)
咬完就後悔了...
 
因為鹹~鹹~的.......................(不要問我為什麼!)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8:09 PM)


OHGOD!鹹鹹的......鹹鹹的......記得小芊(沒錯是這個芊)之前也做過,她咬回去了,她咬了那隻松鼠!!「咬起來感覺怎樣?」「一嘴毛。」至今我都謹記在生氣也不可以動口XDDDD我有想過抓回去,但我沒指甲,弄不好他以為我在幫他按摩= =初九不會咬人,通常是亂打人,有事沒事就偷打我的手,最近還很誇張不准我摸大貓(只有一次,但讓我很震驚,我跟大貓比他認識大貓久耶!)那個回覆阿,我後來也看錯了,還想說咦??我寫反了!!果然人睏什麼事都會發生。

2010年11月13日 星期六

精靈牽著我去旅行



校園夯話題/精靈牽著我去旅行

2010/11/13

【聯合報文/T.cat(東華大學)】

牠們不止是教科書上破壞森林的害鼠、不止是人類生活裡的過客。我相信,無論我們再怎樣在生物學中被分類,每一物種都值得被愛、被了解……


2006年的暑假,颱風帶來了森精靈,我養了一隻可愛的松鼠妹妹,取名為Spring2008年的春天,Spring生病了,開始自殘,連醫生也找不出理由。2010年,我計畫為期一個月的定點旅行,想帶著「她」一起找回最初的快樂。然而,Spring卻在行前突然離開,自己去了世界另一端旅行。

青年壯遊台灣
尋找松鼠之旅

設計好的企畫在Spring離開後的一周通過「第二屆青輔會青年壯遊台灣——尋找自己的感動地圖」初選,在半個月後確定執行。帶著思念,我著手打點旅行中的一切,為自己設計了一趟環島壯遊,走訪台灣各地有松鼠出現的地方,觀察都市人群與牠們的互動、牠們自己在活動中展現的情感、習性。

我想要用「心」的角度讓大家看見「新」的形象,牠們不止是教科書上破壞森林的害鼠、不止是人類生活裡的過客。我相信,無論我們再怎樣在生物學中被分類,每一物種都值得被愛、被了解。

七月,我一個人帶著寂寞出發,讓夏天的豔陽驅除感傷,體驗這場肯定與否定交錯的旅途。

自高中人際關係受挫以來,我極少主動和人熱絡互動,把更多的時間交託給路上相遇的貓貓狗狗。這次硬著頭皮與陌生朋友攀談,才發現原來「善意可以不為了什麼」。短短五分鐘的談話後,對方認真找上了我的部落格給予鼓勵;過去與現在認識的網友們不時溫暖回應,支持我做下去;甚至還有阿伯跑回家拿了薄荷油,體貼在樹叢中被蚊子襲擊的我。

就是樹上的松鼠好像也都能夠明白我的無害,在攝影中與我互動,彼此輪流偷看與被偷看。在清華大學遇見三隻玩在一塊的松鼠,牠們乾脆就派出一隻到樹下來,把我看仔細點。

把旅行做成一份紀錄
編排成自己第一本書

和松鼠相處的時候,是我最少回憶起過去的時候,悲傷是在體力用盡的夜晚才來淹沒我。我懷疑這一切並不能夠使我好一點點,或者使牠們的處境好一點點。我從未如此哀戚,因為我從未如此深切的愛過。我帶著太多疑問看著曾經溫暖的身軀被土壤覆蓋,陽光透過雲層靜靜照亮安眠之地。那裡會長出一棵Spring最喜歡的樹,我們的相遇是對是錯?

八月,我把旅行做成一份紀錄,編排成自己第一本書,一邊回憶旅行中的點滴,一邊感受自己的成長。開始著手畫畫,曾經感到吃力的事,原來也有另一種樂趣。我也開始種植物,感受另一種生命呼吸的方式,想起蔣勳說:「一片葉子有那樣的美,是經過了無數苦難……

九月,我解除結案期限的壓力,安安靜靜的沉澱自己。這是和過去不一樣的孤單,是我「選擇」了這樣的生活方式,讓自己重新體驗「一個人的空間」,並不等同「一個人的被捨棄」。

我想告訴Spring:「雖然妳不在身邊,但是妳教會我的事情我不可以忘記。雖然妳不在身邊,但是妳的愛不會被懷疑。雖然妳不在身邊,雖然我一想起妳就要掉眼淚,但當我手裡握住那顆妳咬開的核桃,我會勇敢的闖過從前我造給自己的硬牆。Spring,我想說,愛從來就不是萬能,然而或許是唯一會留下的東西。」

2010/11/13 聯合報】


2010年10月29日 星期五

貓咪,我的情敵



  再過兩個月和小謙交往就進入第五年了,促成這段佳話的不是別人,正是謙家的貓咪。和他的關係從陌生到熟悉,話題總離不開「她」,即使是現在分隔兩地唸書也天天透過電話向她請安。


  初次到謙家是為了見貓,事前小謙一再提醒我貓咪並非人人好,如果家中出現陌生人可能會選擇躲起來或在高處觀察,沒有機會接觸也別難過。不過,貓咪大概是感應了主人的心意,很給面子的在開門第一時間「喵」,先對小謙打招呼,再帶著疑惑卻友善的態度向我撒嬌。平常小謙媽媽和小謙玩不起來的「二選一遊戲」,她也在小謙一邊說:「沒用的,她哪邊也不會選。」語畢就靠向了我,讓小謙深感貓咪早已明白未來掌舵的是誰,玩笑道:「都不知道為了這一天我訓練了多久!」


  然而,貓咪的友善顯然是有計畫的。了解到我對她已「死心塌地」,原先的鬼靈精怪馬上原形畢露。那時我和小謙還沒有公開關係,一群同學到他家聚餐,我自持著和貓咪私下培養的好默契,在眾人面前親暱的呼喊她。誰曉得她只是瞪大雙眼,無視我張開的雙臂逕自離去,留我給人笑話。


  再訪小謙家我不和她打招呼,躲在房裡用電腦,她卻走來門邊望著我,一看看了好久。我側臉看向她,淡淡道:「妳還來做什麼?不是不認識我嗎?」她擺出無辜的臉,一雙水汪汪大眼凝視我片刻,清脆響亮的「喵」,就這麼一路喵到我腿邊撒嬌。這下,我也只能前嫌盡釋。


  此後的一年,我們是彼此頭號情敵,時常在小謙的關愛上互別苗頭。但,我們也成了朋友:我給妳罐頭,妳讓我聽「呼嚕」。聽起來好像我處於劣勢?沒辦法,對手是貓啊。




 (聯合報/家婦版)










  • 留言者: ***丫頭***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10-30 01:32:00
好棒的文章~~好棒的形容~~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8:06 PM)


謝謝~謝謝~

2010年9月16日 星期四

傻貓初九





  經過九個月,初九也長大了不少,然而原以為是小貓特有的傻氣他依然沒有甩掉,相較大貓小時候不但晚熟,還看起來好像根本不會熟了。(請見:原來小貓也有樂趣



關於吃飯

  初九在撿回家前大概過了一段流浪的日子,有一餐沒一餐的恐懼深植心中,因此吃飯特別猴急。碰巧大貓天性不喜歡爭,吃飯都讓初九先,但初九可沒有懷著感恩的心,依舊急急躁躁的,連倒飼料的時候都還要伸出一隻貓抓揮揮揮,先打出一點在碗外吃。如果餵的點心、罐頭等好康,他也是狼吞虎嚥,完全不懂得細細品嚐,早點吃早點搶大貓的來吃。

  初九總是這樣把自己吃的非常飽、非常撐,導致明明公貓頭的比例一般較母貓頭大,但因為他的狂塞外型反倒成了母貓。年紀輕輕的就有啤酒肚,垂著肚皮在家裡走來走去,要不是他四肢屬長,我想很快就跟臘腸狗一樣了。

  喔,還有,小謙在我環島時去竹南找我,因為有一個晚上不在家就多留了一點飼料,隔天回去發現家中地板上有嘔吐物……這傢伙竟然吃到吐了!又不是計時收費的吃到飽,有必要這麼勉強嗎!

  我一直擔心初九過了發育期以後仍舊如此,在台中時還曾跟林貓聊過,她覺得就讓他吃就好。好在,當我完成環島後,初九也終於停止了這個壞習慣。







關於大貓

  初九很愛黏著大貓,不僅平時要大貓理毛(一度害她得了腸胃炎),更愛在熱熱的天氣裡窩緊緊,用「外人」的眼神看著我(渾蛋,在我面前耍什麼天倫之樂)

  但好景不常,隨著年紀增加,大貓母愛逐漸消退,越來越不想理他。每當大貓躲在我們房間時,我們就必須做出殘忍的抉擇:讓小貓骨肉分離,或破壞大貓尋求的一點安寧。多半因為尋求自己的安寧,我們會選擇後者,對不起啊大貓。

  不過,要是初九投入於自己逐漸成熟的貓咪生活,比方說窩在洗衣機裡懶散度日,大貓也能夠偷得浮生半日閒。剛睡醒的大貓會非常友善,樂於為小貓和我舔舔毛。

  這樣的溫和顯然沒辦法以身教傳承下去。初九很不懂得控制力道,遊戲時不是把我們抓傷,就是把大貓咬傷。咬人的問題在貓身上好解決,小謙教育的非常成功,但如何不要伸貓爪就不知道怎麼對他說了。而大貓因為天性關係,也不太努力阻止他咬自己,導致現在脖子破皮,少了一圈毛。







關於玩樂

  我們一直懷疑初九這麼傻,是不是應該回溯到他來到家中三個月後,開始在家裡瘋狂亂跑,狠狠撞上櫃子發出電話另一端我也可以聽見的「碰!」並且整隻往後反彈,站起來甩甩腦袋繼續跑——這件事情上。但如果說他傻,也不是真的這麼傻。

舉例說明,當我們在玩WII的時候,他會很來勁的站起來拍打電視螢幕,這樣的行為大貓也做過,所以我們並不訝異(她後來不做是因為回頭發現我們笑倒在沙發上),但初九不同之處在於他會因為打不到轉而在電視四周繞圈,具有「魚缸概念」。這對傻貓初九而言,實在是了不起的思考啊。



關於廁所

  大概回家六個月後,初九產生了一個怪癖:他非常喜歡看人家上廁所。每當他同在客廳時,只要有人上廁所,不論大號小號,乃至洗澡,他都會去門邊。如果是小號,門開出一個縫,他會走進來搭在馬桶邊看著;如果是大號,門完全敞開,他會坦然的跟坐著馬桶的人對看;如果是洗澡,他會安安靜靜的躺在門外的踏墊,等人出來一臉驚慌的跑走。

為什麼要逃走?看完下面一段,你就知道那只不過是他生活的一個習慣。



關於逃亡

  初九小時後時常闖禍,撿回來年紀也沒多大,卻改不掉翻垃圾桶、亂咬袋子的流浪習慣,為此受過不少處罰。由於他犯錯的速度實在太快,謙娘深感這麼下去小貓大概沒有搬出貓籠的一天,只好改由自己的生活做起,把那些「引誘犯罪」的東西收好。垃圾桶就是在這個政策下改住到貓籠裡的。

貓姊說:「這根本是有吵的孩子有糖吃,為何最後垃圾桶要被關?」

小謙回答:「說不定垃圾桶很開心,他可以專心的當垃圾桶,不用一直倒在地上。」

我是不知道垃圾桶怎麼想的,但問題真的改善很多。不過,初九有了更奇怪的舉動,原先以為是被打怕了(錯還是繼續犯),畏畏縮縮、鬼鬼祟祟閃避我們,後來卻不是這樣。他看到我們回家的第一個反應,是從沙發上跳下來,用咚咚咚只能萌人不能躲人的步伐躲到摺疊餐桌下,再不然就是一鼓作氣穿過貓門倒在地板上。一但他抵達了他認為的終點,那時候你怎麼接近他也不會逃跑,摸摸抱走都可以。初九的逃亡路線總是那麼一致,小謙說:「都可以放捕獸夾了。」



關於犯錯

  初九犯錯的時候我多半不在,唯一一次是我開門就看見肥料灑了一地,他的眼神和我接觸,心虛顯露無遺。大貓跟著小謙的腳步閃進屋裡,擺明不想掃到颱風尾。嘆口氣,不想追究,默默的拿出清理工具。

  我站在陽台掃地,兩隻貓在客廳看著我。

  先望向大貓,她一臉:看我做什麼。

  眼神轉到初九,他因為犯錯而嚇呆了一秒,回神馬上「機警的」往回望,好像後面還有貓可以給他牽拖似的。

  唉,你這樣子的表現,就算是大貓幹的,我也會覺得是你啦!














  • 留言者: 金莎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09-16 16:35:00
謝謝分享~祝~你 ~健康+快樂+平安+幸福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8:03 PM)


謝謝





  • 留言者: 沒有人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09-16 16:47:00
居然還會躺洗衣機…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8:03 PM)


要不是大貓把我們教育的好,小貓哪能這麼安心。順帶一提,小貓自己時常會按到洗衣機的電源開啟,好在是當他按到就表示他不會在裡面,而且現在洗衣機的設定只有一個紐是無法啟動的。當聲音啟動的時候,他倒是很知道要逃。洗衣機涼涼的,大貓小貓都愛。





  • 留言者: 攸雨月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09-17 08:53:00
此則為私密回應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8:03 PM)


此則為私密回覆

2010年4月13日 星期二

水中維納斯【雜誌寫作課程作業-訪問蔡耀星先生】



雙腳萬能 無臂蛙王蔡耀星


  雙手萬能―這個詞在遇到花蓮無臂蛙王「蔡耀星」恐怕要改一改了。


  38歲的蔡耀星,國小畢業後就為生活打拼,修過機車也修過水電,卻在16歲那年發生了嚴重的工安意外,性命不保。描述起當時情況,陪在他身邊的陳素嬰老師不捨的說:「那時三間大醫院都不願意收他,最後是三軍總醫院救了他。」儘管蔡耀星撿回一條命,但卻失了養活自己的雙臂。


 


晦暗三年 沒有星光的漫漫長夜








  「之後是三年的黑暗期。」蔡耀星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,眼神溫柔而堅定。


  父親不在身邊,母親改嫁基隆,失去雙臂的蔡耀星出院後和姊姊、姊夫同住。從醫院的加護病房到接他回家,他感謝他的家人沒有放棄過他。然而,這種仰賴他人的生活方式,每當聽見姊姊與姊夫的爭吵時,他感到不安。他擔心自己是他們爭吵的原因,也不願意自己從此就這麼依靠別人生活下去。毅然決然的,蔡耀星離開姊姊的家、離開新城回到秀林,過自己的生活。


  獨立這個詞,對他來說不只是心理層面,還有生理層面。對一般人來說平凡無奇的小事―早晨的刷牙、更衣;晚上的沐浴、洗頭,通通都是新的開始。說著說著,蔡耀星示範了他與眾不同的生活細節:他在陳老師的讀秒下迅速更衣,把飯店最小條的牙膏刺破擠開,展現絕對的柔軟度以雙腳清理頭部……最後,臉不紅氣不喘的笑著說:「洗澡最快的方式是,把沐浴乳擠到地板上,然後大喊:『這不是肯德基!』」在地上滾一滾,轉開陳老師假裝的水龍頭,一天該有的清潔沒有一點偷懶。談起怎麼擦乾身體,他用嘴巴叼取毛巾,放到合適的高度,一邊故作困擾道:「唉,這掛鉤太胖了。」假裝掛鉤的不是別人,正是陳老師。待陳老師為自己的身材作一番澄清,蔡耀星用更快的速度穿好了上衣,道:「最後要這樣跳一下,喊:『哇啊!』」仿的是李小龍。


  別看好像只有蔡耀星會損陳老師,陳老師開起他的玩笑,互動就像家人:「麥克風給你……」面對已經舉腳要接的他,陳老師又說:「等等,你有沒有香港腳?」他笑,故意點頭。「那我不要給你。你又沒有去過香港,怎麼會有香港腳?」他答道:「我有台灣腳。」這你來我往間的幽默,讓底下的聽眾都笑了。


  三年的黑暗期,蔡耀星用輕描淡寫來敘述。然而,聽眾所看見的七秒脫衣,最初他要花上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,穿好時已是大汗涔涔。聽眾所凝視充滿自信、幽默的他,也曾經為憂鬱症所擾。那時候的他,每天來回走路六小時去沙卡礑溪游泳,在走路的過程、游泳的過程思考自己生命的意義:「把恨、痛苦都平衡掉。」蔡耀星說這句話的眼神寧靜如海。


 


從自然界裡找回生命的動力


  游泳是他找回自信的關鍵,但他開始游泳卻是意外。失去雙臂後的某天,他和他的身障朋友坐在海邊,朋友邀他下水,他沒有心情。沒想到,朋友玩著玩著,泳褲竟然漂走了。左擋又擋,泳褲越游越遠。他沒有多想,跳到水裡,很自然的開始游泳。一游,他呆住了。


  「我整整呆了五秒,我想我怎麼會游泳?」他說。「直到我朋友大喊,不要發呆快去撿啊。」


  蛙王是眾人給的稱號,不是他自己取的。不過,蛙王的泳技確實與青蛙有關。蔡耀星花了很長時間觀察青蛙游泳的姿態。怕驚嚇到牠,他總靜靜的凝神觀看。「青蛙踢腿的力道很美,很美。」他說。


  在自然界找到靈感,在生命裡找到動力,蔡耀星投身於水世界,拿下數面金牌,更在今年三月創下「全國身心障礙國民運動會」游泳肢障男子組100公尺蛙式7連霸的紀錄。


  「我想啟發人。」他說。「我也曾想過輕生,但彷彿有聲音對我說,我要用我的遭遇去影響別人。偶爾,我會在路上遇到人們用好奇的眼光看我,我其實很樂意和他們交談。我想影響社會,找回那些在半路上的人。沒有輕生沒有甚麼原因,只是我想,我跳樓壓死別人,又是個惡人;我沒有死成,少了一隻腳,只會更辛苦。家中都是女生,我覺得我要振作,我訂下一個目標,就是好好活下去,從生活做起。快樂是一天,痛苦也是一天。我想要用自己的遭遇影響別人。」


  聽眾們也許未曾注意過青蛙踢腿力道的美,但眼前的蔡耀星展現的生命力道之美已傳進每個人的胸中。


 


池中蛟龍 陸地碰壁


  儘管蔡耀星的生命如此令人動容、如此不凡,卻也無法避免不景氣下的失業。母親改嫁後有了存款,他失去低收入戶的補助。殘障津貼因為行政程序的延宕,而遲遲沒有發放。現在的他最渴望的還是一份工作。


  「我希望有工作,一直補助也是種浪費資源。之前雖然有工作,但是短期收入不穩定,生活陷入困境,還是希望能有長期的工作。」不依靠他人、自食其力是蔡耀星當初站起來的動力,也是他一直努力的目標。「希望政府能依照殘障人士的興趣、能力、需求給他們一份穩定的工作。」


  他,蔡耀星,是國際殘障游泳邀請賽的金牌泳將,是亞太區炬光十大傑出青年,在長期失業的困頓中,想要繼續發光、繼續照亮他人。只要給他一片屬於他的天空。










  • 留言者: 峰上的椰子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04-14 00:09:00
志氣有多大,勇氣就有多大
他的志氣加上他的勇氣,等於他的生命力!!!!
看似輕鬆的背面,是經過多少刻意練習而來的
一開始的心酸辛酸最後都會昇華
看完蔡先生的經歷後,還是想說
加油!!!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7:55 PM)


真的很佩服他的勇氣,從對話中也可以感受到他對家人的在乎。

2010年4月7日 星期三

原來小貓也有樂趣


(在床上也要貼著人的初九)



  最近忽然了解到小貓的樂趣。

  以前當過一次動物之家的義工,對於義工姐姐提到「大貓其實比小貓更了解處境,因此也更為貼心」一事印象非常深刻,往後在心中自然對大貓比對小貓多了一分憐愛。小貓雖然有「小」動物的可愛,但我總覺得一隻貓的樂趣是長大才有的。君不見小貓兩眼傻樣,大貓一股聰慧英氣。

  不過,初九改變了我的想法。小謙在我面前示範過如何讓他變身成機關槍、手榴彈、鐘擺、電話……讓我發現自己忽略了小貓的配合度(好擺布?)正是潛力無窮的樂趣所在。儘管以上遊戲也適用於大貓,但是考量到手臂的運動傷害()以及大貓的心情,往往都無法盡興,不如另尋一些適合大貓的遊戲。

  初九最吸引我的,其實不在於上述的遊戲,反而是一件很普通的事――睡覺。當他開始有一點睏了,會停止遊戲,眼睛一眨一眨,走到你身邊窩著。甚至,你可以抱著他、哄他睡。一樣的事情反映在大貓身上,大貓會毫不猶豫的找地方睡,有你沒有你要看她心情,沒有眼睛一眨一眨的過程,也沒有從遊戲中靜止下來的表現,她徹頭徹尾好像都只是從a處換到b處睡啊!雖然家裡的大貓「原則上」還是喜歡跟人睡,但常常是在人睡後無止盡喵喵到有人起來開門或是開窗,然後愛進不進的,緩緩走到床尾,窩在腳邊。大貓不僅不喜歡抱著睡,更常常卡在兩腿間讓人翻身不便。好在,夢中不小心踹了她一下,她也不會記仇(正確來說,以她的噸位,舉起被壓住的腳也並不容易,機會不多)





(慈愛的樣子......誰看的出來啊?!)


  初九大概是年紀小,睡覺還是喜歡貼著大貓或是我們。當小謙以抱嬰兒姿將他放在懷裡,輕撫一下就熟睡了。向來討厭小孩的小謙面對懷裡的初九,露出難得的慈愛表情。除非以後又撿到小貓,不然這景象我大概無緣見第二次。馬上拿出相機,拍拍這對兄弟。我用兄弟來形容,不只是因為他無意當爸爸,更是因為他到底不是當爸爸的料。沒有幾秒,惡作劇的表情就寫在臉上,開始擺弄熟睡的初九,初九幾次迷迷糊糊的張眼,他立刻端上好大哥的臉,把傻傻的初九給哄睡。一旦睡著,繼續剛剛的惡趣味。反反覆覆,大約一個小時後,小謙不僅沒有厭倦,還意猶未盡……看他這麼投入,不得不承認,這趣味沒有深厚的愛是感受不來的。





(初九被小謙翹起腳來)




(抱歉的睡姿......應該是小謙要感到抱歉吧)




(當起超人來)


  轉眼間,初九到家中也快兩個月了。偶爾,我會在初九的眼裡看見大貓才有的神情。我不知道貓咪都是怎樣蛻盡眼裡的稚氣,不過,我發現不論是小貓、大貓還是大大貓(小謙屬虎),最吸引我的是他們眼睛裡亮晶晶的光輝。




T.cat 99.4.8


初九睡覺相關影片:



















  • 留言者: ┌補缺┐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04-30 01:14:00
哈哈哈…你們家初九好可愛耶!!
和我們家小P很像呦~
都喜歡給人家抱著睡,也喜歡欺負大貓~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match000/21874423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7:55 PM)


一樣都是虎斑,怎麼小初九似乎有張老貓臉ˊˋ他的照片常常讓我覺得......天阿,已經有一歲大了。起初以為是拍的角度不對,結果小謙的妹妹也說拍起來看就是長的老。(個性倒還是小貓。)你家兩隻貓的睡法真的差好,可是兩種我都好喜歡XD





  • 留言者: 攸雨月
  • Email:
  • 網址:
  • 日期: 2010-09-17 08:38:00
初九真可愛  XDDDD嗜睡如命的小貓都很可愛  XDDD
玩著玩著突然就會一臉睡意了
 
然後原來小謙也是同好中人呀 >////

版主回覆:(07/11/2011 02:27:56 PM)


雖然他自己很愛睡,但也超級會吵人睡。第一個影片大貓抱住他的頭,其實是在用後腳踹他XDDDD而且大貓醒來臉超臭的。前幾天小貓還去吵小謙睡覺,半夜拍打他的腳版XDDDD最後大貓小貓一起被請出房間。大家都只准自己睡覺,專程打擾別人睡覺啊!